信息详情
昆山夯实基层基础推进社会治理创新
——
新时代崇法善治的新作为
[查阅次数:2361次]  [发布时间:2018年5月10日]
     “淀山湖兴复村第一网格顾凤鸣10:32上报,西洋村南桥西侧的电线杠上的信号发射器即将脱落,需要有关部门处理。区镇管理中心在11:17回复:处理好了,并发来照片证明。”5月4日,昆山市淀山湖网格员马艳霞对记者说,“网格化+信息化,让群众的诉求和社会治理问题快速解决,解决了社区群众的难题。”
       目前,昆山市三级网格划分到位,人员配备到位,装备配发到位,系统上线运行以来,以信息采集、社会治理、城市管理、民生服务4个板块85项责任清单闭环流转,实现全市“一张网”实体化运行。“全市共上报各类事件100458件,办结99812件,办结率99.36%,其中安全稳定事件15960件。”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沈强说。
 
       推行社会治理网格化联动机制
 
      “目前,我市社会治理信息平台与‘数字城管’‘12345’打通数据通道,实现联动处置,已建模楼栋8万余幢,涵盖131万余户197万余人,绑定房屋地名地址信息近6万条,初步实现‘人进户、户进房、房进格、格进图’。”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柏佳春说。
      “这样的信息化平台提升了政府服务群众的能力和效率,”淀山湖安上村第二网格员陈斌说,“推动了相关部门力量下沉,联手出击。”3月29日14:09:34,他用手机上报路边存放不明液体的红色蓝色铁桶的信息和图片;14:12:34,村信息平台上发出:请安全办协助处理的指令;15:37:01,区镇管理中心向镇安全办发出“请处理”的指令;16:06:36,镇安全办夏文华回复:我们去看过了,桶里面是废机油,桶的所有人在上班,暂时联系不上,告诉他家人下班后妥善处理掉,明天我们再去看现场。3月30日,陈斌再次来到那个路边,铁桶已经没有了,他拍照上传,告知:已处理。
       这个不是很大的事情,网格员在信息平台上报送,有关部门在平台上互动,花了1天1小时12分钟46秒就解决了。“要是在以前,村里发现问题,上报到镇里有执法权的部门,再去处理,来来回回折腾,没有一周很难搞定的。”陈斌说,“作为负责这片区域的网格员,我发现各种信息并不难,有关部门快速解决才是难点。群众看到反映的问题得到快速解决,也促进了他们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。”网格化管理推进昆山社会治理实现“精准”二字,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也提升不少。2017年群众安全感满意度省测评达到95.5%,同比提升4.75%;法治建设满意度,苏州测评达99.7%。
 
       创新“一驱三联动”网格化党建工作法
 
       历来农房翻建是村中各种矛盾爆发的集中时期,千灯镇大潭村从2017年3月允许农户翻建农房以来,是对农村社会治理的重大挑战。大潭村运用“一驱三联动”网格化党建工作法,解决这类棘手矛盾,得到村民的认可。
       老张和老李为前后邻居,平时关系不错,去年相约办农房翻建手续。根据农房翻建规定,新审批的标准宅基地为东西长12.24米,南北宽16.34米,共计200平方米,房屋建造占地面积东西不超12.24米,南北不超11.43米,共计不超140平方米。两家人根据规定回家放样建房时发生了问题。原来,老张家原有场地南北距离为16.5米,东西距离为12米,西侧为一条道路,东侧为河道;老李家情况类似,南北距离为17.5米。按照标准,这两家的宅基地都够了,但新建房屋南北加大了3.5米,高度也增高了。这样一来,场地则变小了,采光也有影响。于是老张就打算让老李往后移动0.5米建房,这样南北距离均分才公平。但老李认为,自家房屋南北距离满足要求,不同意向后移动。一来一去,两家产生了矛盾。
       村民党员小组长老王知情后向村党组织反映,村里派出村道德评判团的3名老同志上门调解,建议老李将房子往后移动0.4米未果。咨询村里帮帮团律师,得知此类情况还得靠邻里协商解决。为及时解决这一矛盾,村里召集农房翻建决策代表团及该小组的每户人家派代表参与决策。展示了现场照片和测量数据,并印制了0米、0.1米、0.2米……0.5米等选项的票,进行不记名投票。最终,形成老李家向后退0.3米,化解了两家的矛盾。
       “1年来,村里已有130户村民农房进行翻建,大伙儿都认为,党组织是带领群众奔上现代化的领路人。”大谭村网格站站长王永卿说。
 
        化解矛盾新机制“公众评判庭”
 
       5月3日,淀山镇淀山湖花园67岁的顾玲珍告诉记者:是公众评判庭帮她解决了安居房漏水的问题。
       顾玲珍去年拆迁搬到淀山湖花园后,发现厨房间下沉造成瓷砖开裂,房间飘窗漏水。她多次去找物业,但都没有回复,于是她到社区申请“公众评判庭”,请社区将物业、开发商找来解决问题。“我们去找,他们根本不理睬,有了‘公众评判庭’,我们百姓就有了说理的地方,昆山社会治理就是从群众角度出发,想群众所想!”顾玲珍这样评价。
       为提高群众的法治意识、培育道德水准,2016年2月2日,昆山市创新推出“公众评判庭”,经过群众评判员的监督、评论,使双方当事人在申辩、评论中明晰事理,最终解决问题。去年9月,淀山湖镇评判一起80岁徐老夫妻因赡养问题与3名子女发生的纠纷,经过“公众评判庭”对矛盾纠纷进行公众评议,最后达成共识:徐老夫妻继续住在大儿子的车库里,小儿子每年给一些补贴,女儿也要尽赡养义务。“由于公众评判庭有定期回访的机制,我们知道现在老两口生活得很好,不仅儿子媳妇回家看望老人,出嫁的姑娘和姑爷也常常带着孩子回来看望老人,”淀山湖司法所长单振春说,“群众通过参与评判庭活动,学习法律法规,提高法律素养。”
       到过昆山周庄的人都知道,在老街深处有一处“吃讲茶”的地方,传说那是沈万山出面调解周围邻里之间矛盾的地方。“有着悠久调解历史的昆山,在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中,不断探索人民调解的新机制,并将依法依德治理融入其中,按照市委‘切口小、实战性、闭环化、重创新’要求,进一步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”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张月林这样对记者说。 (来源于《江苏法制报》2018年5月7日综治法治版)